中国供销(海南)实业发展有限公   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信息

    “影子股”为啥 频频入局农商行?

    发布日期:2016-05-26

     核心提示

      随着农商行开始大规模向资本市场冲刺,其他投资机构甚至是个人都有可能在农商行资本盛宴中分一杯羹。部分企业投资农商行,也是为了方便获得授信和贷款。

      农商行密集冲刺资本市场,不仅牵动着银行、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的神经,更因涉及到农商行背后的“影子股”。

      据不完全统计,A股市场中的农商行“影子股”最少有36家。其中,苏州、无锡两地5家农商行集中过会而被人熟知的有8家,分别是常熟农商行背后的交通银行(持股10%)、风帆股份(持股1.37%),无锡农商行背后的红豆股份(红豆国际持有4.99%),江阴农商行背后的海澜之家(海澜集团持有3.72%)、法尔胜(持股2.93%),张家港农商行背后的沙钢股份(持股1.14%)、江苏国泰(持股1.14%)以及吴江农商行背后的通鼎互联(持股0.27%)。

      随着农商行密集冲刺资本市场,更多意图打造金控平台的上市公司再次暴露于聚光灯下,如红豆股份的母公司红豆集团,除了无锡农商行,还持有江苏银行、广发银行、利安人寿股份,更参与筹建了苏南银行。华西股份的母公司华西集团持有的广州农商行、重庆农商行和海口农商行的股份(持股比例不详)。

      记者发现,上市公司涉足农商行主要包括三种方式,参与农商行改制、参与农商行增资扩股、购入或受让农商行股份。

      现代投资宣布参股三家农商行,其动因就是因为改制,长沙农商行以5家农商行和农合行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,湘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和澧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进行股份制改造。

      好想你、泰尔重工、保龄宝等上市公司就是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分别成为新郑农商行(2.95%)、马鞍山农商行(2.92%)、禹城农商行(8.38%)的股东。

      购入或受让农商行股份的现象也很普遍。中超控股拟以不超过2.59亿元资金受让江苏宜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%股份,受让后成为宜兴农商行第一大股东。

      尽管是“公众公司”,但上市公司涉足农商行的地域性非常明显。在上述36家上市公司涉足农商行名单中,有27家总部所在市与投资的农商行所在地一致,仅有5家没有地域联系。

      因为银行牌照的稀缺性,也有一部分上市公司通过涉足农商行为未来的商业发展奠定基础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很多机构投资农商行就是看好银行业的发展,做长期的财务投资。2015年,新光圆成转让了持有的马鞍山农商行3%的股份,两年时间资本增值60%。

      随着农商行开始大规模向资本市场冲刺,其他投资机构甚至是个人都有可能在农商行资本盛宴中分一杯羹。一位私募人士告诉记者,上市可以改善农商行业绩,如果质地良好,我也会考虑参与。其也指出,部分企业投资农商行,也是为了方便获得授信和贷款。

      现实中,上市公司对农商行“左手投、右手贷”的行为并不少见。记者发现,新郑农商行向其股东好想你、雏鹰农牧给与了AAA级高额授信,保龄宝曾因向其投资的禹城农商行贷款构成关联交易发布公告,而吴江农商行招股书显示,其最大的贷款客户通鼎集团,正是其持有1.1%股份的股东。

    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冀志斌向记者证实,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股东的确更容易获得贷款。他表示,对于关联贷款,银监会和证监会有严格的监管,特别是银行监管,设置了红线,基本上不会存在什么问题,但理论上来说这些风险客观存在。特定关系下,交易风险还会演变成道德风险。另外,因为农商行体量小、资产质量差,业务多集中于小微企业,与地方经济关联度高,其未来一段时间的风险还会继续增大,投资收益并不能得到保证。

      近年,银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局,整体不良率急速升高,国有大行利润下滑,股份制银行外资退潮,城商行两极分化加剧,农商行的处境前狼后虎,要想扭转业绩的颓势,通过资本市场抢占先机,并不是容易的事。农商行的掘金者们,只好如履薄冰缓步向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