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供销(海南)实业发展有限公   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信息

    移动互联时代农信社生存法则

    发布日期:2016-05-26

              初创期的村淘服务站虽然还很弱小,但它本质上也是一个小微企业,需要的金融服务涉及到存、贷、汇等多个方面,农信社既可以为它提供支付结算类金融服务,也可以围绕“村淘服务站”延伸出的上、中、下游产业提供贷款服务。

      “移动互联”正是这个时代的大势。顺应趋势,用开放的心态主动融合,是适用于任何时代的竞争法则。

      去年冬天,得到招聘消息的樊喜宴,没多想就报了名。

      这事儿,他觉得能成。

      “媳妇是深圳人,人家愿意和你回内蒙吗?”村里的老乡见了他都会问。两年前,他带着老婆孩子从打拼了十多年的深圳回到老家内蒙古和林格尔县,“信不过我,能跟我吗?”樊喜宴的自信体现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    做一名“淘宝合伙人”,是他选择的人生新的起点,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。

      果不其然,从去年冬天应聘上岗到今年立夏时节,半年时间,樊喜宴就成了和林格尔县28位村淘合伙人中的销售明星,春节前一个月40多万的销售额让他很快成为了当地的名人。

      当时40多万的业绩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化肥的销售额,“需要垫付十多万的预付款,我们用的都是农信社的贷款。”当时应聘“淘宝合伙人”,除了广阔的市场前景,樊喜宴还看中了和林格尔县农信社配套完善的金融服务:服务站使用的两台POS由农信社免费提供;村民用农信社的金牛卡转账支付不收取手续费,用他行卡转账支付享受手续费优惠政策;合伙人的启动资金和经营中的流动资金,都由农信社及时发放贷款,政府提供贴息;村民通过“村淘”购买家电、农资、汽车等大件商品需要贷款时,农信社及时跟进贷款服务……

      农信社全方位的金融服务让樊喜宴心里有了底,他放开手脚干起来。

      为了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,樊喜宴在自己的服务站里支起了一张简易铁架床,忙得时候几个星期也难得回县城看看老婆孩子。

      “你真以为这事儿靠一个人就能做好?”

      帮农民在网上选购商品只是樊喜宴日常工作中很小的一部分内容,他大量的工作和精力是花在如何推广这个小小的“淘宝服务站”,增加村民对他的信赖度。在他随身携带的名片上清楚地印着五大类服务项目:网络代购、农货代销、收发快递、水电代缴、创业支持,在这五大类服务之下,又细分出十多项服务内容。

      “这可是个大事业!”

      樊喜宴找来了三个志同道合的好朋友,为了这项事业,他们全力以赴。每到月末,他们拿着农信社免费提供的移动POS,在村口给农民提供刷卡交电费的服务;老人们闲着没事都到他这来坐坐,一是这里人气旺可以唠嗑,二是都知道在这能免费理发;逢年过节服务站就变成了村里孤寡老人们聚会的场所,樊喜宴和朋友们给老人们包饺子,准备丰盛可口的团圆饭;遇到村民着急用“农村淘宝”上却买不到的商品,樊喜宴就直接联系厂家,想方设法也要给村民买到;村民们团购的化肥到货了,他们一家一家送货上门……

      樊喜宴把他在深圳打拼时的管理销售经验和服务理念都用到了“村淘项目”上,没有后顾之忧的他做起来得心应手,这家小小的服务站充满了活力。

      “没有相匹配的金融服务跟进,‘村淘’就不会有生命力。”和林格尔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杨卫东发现农信社扎根本土、快捷便利的服务优势和“村淘项目”非常契合,认准了这一点,他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外出调研、研究方案、和政府谈合作。

      在杨卫东的争取下,2016年初,和林格尔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县经信局签署了《农村淘宝项目战略合作协议》,合作领域涉及到存款业务、信贷业务、结算业务和电子银行业务等多个方面。

      在杨卫东看来,初创期的村淘服务站虽然还很弱小,但它本质上也是一个小微企业,需要的金融服务涉及到存、贷、汇等多个方面,农信社既可以为它提供支付结算类金融服务,也可以围绕“村淘服务站”延伸出的上、中、下游产业提供贷款服务。

      和林格尔县农村信用联社研发的“农信淘宝贷”系列产品就是基于这一认识的基础上推出的,覆盖了生产、经营、消费、流通各个环节客户群体的资金需求,包括针对前端农户生产性需求的“农易贷”、中端个体工商户经营性需求的“商易贷”、流通性需求的“农信淘宝贷”和后端消费性需求的“薪易贷”四大类产品。

      这个系列产品以富民卡和手机银行为载体,授信期限最长两年,授信额度最高50万元,采用信用、担保、抵押、质押等多种方式灵活授信,一旦授信,客户可以在内蒙古任一农信社网点支取不超过授信总额的现金,按实际使用天数与额度计息。9个月的时间,已发放13669笔,金额达5亿元。

      “通过和村淘合作,农信社不但可以丰富自己的产品,还能找到服务中的不足与差距。”杨卫东发现,双方合作的融合度越高,“竞争与合作”的辩证关系越是突显出来。

      事实上,受益者不仅仅是村淘服务站与当地百姓,对于金融机构而言,村淘服务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汇集场所,“淘宝合伙人”作为信息采集和传播中心,既可以实现客户的信息收集功能,扮演贷款客户的甄别与筛选角色,又可以发挥对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传播推广作用。

      “农村淘宝也有‘旺农贷’,我知道哪些村民更适合用哪类贷款。”樊喜宴在和村民的深度接触中,掌握了大量的资金需求信息,对于农村淘宝的“旺农贷”和农信社的“农信淘宝贷”系列产品的申请条件和流程他都很了解,可以帮村民推荐适合的贷款产品。

      “我真正想做还不只是这些。”

      帮农民选购物美价廉的商品只是第一步,对农村有着深厚感情的樊喜宴有着更为远大的目标:“用村淘这个平台,我得帮乡亲们把地里的甜菜卖出去,这才是最重要的事。”

      怀惴着这个梦想,最近他更忙了,和村民们一家一户地谈价格,流转租用村里的甜菜地; 在网上寻找收购甜菜的糖厂;准备着购买大型农机具,实现集约化种植;给村里的土特产建立一个统一的品牌……

      其实,对未来充满无限设想的不仅仅是樊喜宴。

      “农民对电商购物接受度越来越高,而乡镇以下的快递服务成本高、速度慢,农信社的客户经理天天走村串户,为什么不能提供快递进村入户的服务?”和林格尔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高向前说:“我们完全可以和电商企业、快递公司开展这方面的合作,利用我们的优势尝试非金融领域的合作是有可能的。更何况,我们也需要用多样化、个性化的服务增加与客户的粘度。”

      记者观察:

      奇妙的竞合关系

      传统银行和互联网之间的“爱恨情仇”还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。

      好好的一块蛋糕,本来只是银行和银行之间的竞争,用彼此熟悉的游戏规则你争我夺、此消彼长,虽战况激烈,倒也各有边界,还算守土有则。

      不想,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平衡,“跨界打劫”成了这两年最火的经济现象。

      其中,又以阿里、京东等电商巨头的农村战略最具代表性,传统银行从不屑、质疑、焦虑,到接纳、学习、融入,经历了必然的心理适应期后,也开始了主动对接、积极合作。

      合作即竞争。这个奇妙的辩证法,不去大胆尝试还真体会不到其中的奥妙。

      2015年,和林格尔县被商务部、财政部确立为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,成为内蒙古首个农村淘宝项目启动地区。当地农信社不等不观望,主动谋划、积极寻找合作空间,全方位的金融服务与28家淘宝村级服务站的落地同步推开。形成了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的竞合态势。

      与此同时,和林格尔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看到移动支付的未来发展空间,还推出了基于移动支付技术的“公交闪付”产品。

      毫无疑问,“移动互联”正是这个时代的大势。顺应趋势,用开放的心态主动融合,是适用于任何时代的竞争法则。